“Call me ‘Avey’,Avey·Gaule.”
文艺青年欢乐多,一只温和的严谨圣殿狗,
瞬间切换属性体质,冷cp爱好者,脑洞大过天。
忠实Fed哥哥厨
[虽然并不是只厨Fed哥哥...]
我需要科普。
我需要科普。

I need feed!!!!

【AC】当兄长们变成姐姐.下

 

 

#大家好又是我#

#一只温和圣殿狗寂寞了想勾搭#

#把狗哥老马法棍Fed留给我就好我不贪多!!!XXX#

 

1.

“你才他妈个子矮呢!!!”

 

Arno发出一声怒吼,长长的棕色长发在空中甩出一个漂亮的弧度,脸颊秀丽,一瞬间就把Elise灌输的什么狗屁淑女理论抛到脑后,把长裙往边上一拉,抬起纤长白皙的腿,尖利的高跟靴径直的踩上了Jacob的脸。

 

“滚!!”

 

目睹全程的Evie摇了摇头,无情的嘲讽了自己的幼弟。

 

2.

身段婀娜的黑光病毒冲出住宅,乌黑的长发在曼哈顿漂亮的夜空中飘飞。

她的妹妹扶着栏杆气急败坏的挥舞着手中的烫发夹和卷发棒,大声咒骂着。

 

3.

“再在墙上胡乱涂鸦我就把你扔进局子里听见没有?!!”

 

瑞吉气恼的踹着西雅图超能力者的屁股,柔美的身体线条被尤金的白色帽衫遮掩,费曲快步且无声的靠近,眼睛放光的拿起女装和高跟鞋。

 

4.

Rebecca和Shaun齐刷刷的看向Desmond,反复确认Desmond没有任何变化之后遗憾的叹了口气,

Desmond对此翻了个白眼,耸了耸肩:“我爸没给我生弟弟怪我咯?”

 

5.

Aiden给自己点上了一根烟。

 

高挑纤瘦的身影慵懒的缩进皮质沙发上,随意的披着自己的大衣,碉堡内光线渐暗,只有面前的电脑屏幕仍亮着幽蓝的冷光,阴冷包裹着静谧在不大的空间内蔓延,

裸露在外的纤长大腿被这幽光照耀更显苍白细嫩,她消瘦的脸颊也被渲染上冷色,那双半眯起的翠绿色眸子被这光映射出琉璃的质感,

烟雾袅袅升起,在碉堡上空盘旋,

成熟女性特有的韵味,尽显一派慵懒诱惑。

 

“丁骨。”

声线沉稳,Aiden将烟从柔软水润的唇瓣间移开,看着电脑右上方笑成傻逼的大傻逼狠狠的挤按自己的太阳穴,绿眸中满是烦躁。

 

 

“拟他妈在笑老子废了你!!!!!!!”

 

 

 

 

 

 

 

 

 

#看得爽吗?#

#不用怕,还有彩蛋#

#来猜猜都有谁,猜中有奖哦#

 

Desmond做了一个梦。

 

在梦里自己奔跑在佛罗伦萨精致华美的房顶上追逐前方那道灵动的倩影,

阳光适宜,那双温柔的褐色眼睛盈满了笑意;

 

大漠中黄沙被狂风吹卷,华美的帐篷层层叠叠,轻纱之下铜铃碰撞发出清脆的声响,奇妙的异香充盈了整个空间,烟雾重重叠叠催人入睡,你走了过去,

身材曼妙的黑发女人懒懒的倚在华丽的毛毯上,抬手除去红色面纱,冷静且锐利的深色眼睛直直的探向你;

 

你伏在桌前晕晕欲睡,橘黄的烛光闪闪灭灭,厚重陈旧的书页似乎还透着淡淡的墨香,花体英文工整优雅,

朦胧间好想有个高大的身影将长袍轻轻盖在肩头,红发绳渲染柔光,

时光淡雅,宁静悠长;

 

你冲上去急急地抓住棕发少女柔嫩的手臂,那女孩停顿了一下,有点犹豫的转过头,清丽的小脸疑惑且倔强,

你视线上移,笨拙尴尬的开了口;

 

一望无际的蔚蓝海面波光粼粼,海风掀起白色波浪大笑着冲击船体,不成调的船歌在高远天空下回响,

朗姆酒辛辣香醇的口感在咽喉蔓延,与热切的气氛一起侵蚀着本冷静的头脑,

你眼看着身穿船长服的金发女人扔掉手中的空酒瓶,豪爽的用白皙手背抹去唇边的酒液,迈动长腿摇摇斜斜的向你走来,高跟靴撞击夹板,

她笑了——抬手就是一拳!

 

Duang。

 

Desmond木着脸从地上爬起,安静的思索自己到底做错了什么。

或者说自己的祖宗又作了什么大死。

 

评论(12)
热度(134)

© Guard do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