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ll me ‘Avey’,Avey·Gaule.”
文艺青年欢乐多,一只温和的严谨圣殿狗,
瞬间切换属性体质,冷cp爱好者,脑洞大过天。
忠实Fed哥哥厨
[虽然并不是只厨Fed哥哥...]
我需要科普。
我需要科普。

I need feed!!!!

#这只是一个关于奥迪托雷幼年的脑洞(3#

传送门:1:http://wananshijie929.lofter.com/post/1cf6c79e_ac6a4eb

2:http://wananshijie929.lofter.com/post/1cf6c79e_ae4e1d4

 

吱——呀。

门被打开了一半,床上的Ezio和Federico两颗小脑袋齐刷刷的望过去,Claudia毛茸茸的小脑袋从门后探了进来。

她竖起耳朵向左看看,再向右看看,像是一只警戒的灰狼。再确认没有任何危险之后,这只小灰狼才一甩她蓬松的尾巴,大摇大摆的走到Ezio和Federico床前。

“我要和你们一起睡。”五岁的Claudia一挺自己的小胸膛盛气凌人的宣布道。

十岁的Federico跳起了一边的眉毛,

七岁的Ezio抱着Fed的手臂对Claudia做了个鬼脸。

 

“不行——”他响亮的笑道。“你是个女孩儿,去找母亲睡去!”

“母亲去和父亲睡了。”Claudia看着Ezio说道,一脸苦大仇深。她突然跑过去抓住床上的被子往地下扯,Ezio手疾眼快的拽着自己胸前的被子防止走光。

Federico在一旁仍然笑盈盈的看着弟弟妹妹之间喧哗且激烈的战斗,好不悠闲。

他甚至在Ezio快走光的瞬间吹了声口哨!

 

“回房去,Claudia!”Ezio涨红了脸,死死拽住几乎象征着命根子的被褥。同时飞快的蹬了一眼捂着肚子快笑过去了的Federico。

但是他的小妹妹完全不领情:“不,我偏要和你们睡!”她嚷道。

“明天再战啊小妹妹,现在你先回你的房间里去!”

“你不是也有自己的房间吗?还成天霸占着Fed不放!”
“Fed是我的——”

“——我房间里有个幽灵!!”

“…………”

 

“……你在说什么?Claudia。”

终于,在天鹅绒的被子被撕成两半之前Fed开了口,他把明显还想再说几句的Ezio强行塞回被窝,顺手塞了条裤子进去。然后走下床,矮下身子和自己的小妹妹平视,这个女孩现在还很小,几乎只到他的腹部,但是倔强的眉眼似乎在预示着她羽翼丰满之后的风华绝代。“你的房间里有个什么?”他问道,褐眸中的温柔足以平复一切创伤。

“一个幽灵!”Claudia大叫起来,瞳孔因恐惧而放大。“是一个穿着我没见过的白色袍子的男人,个子不高,全身泛光,嘴角还有一道伤疤……”

“——那是真的!我真的看见了!”闷在被窝里的Ezio发出一声嗤笑,Claudia气鼓鼓的说,随即转头眨着一双与兄长相似的褐色眼睛看着自己的长兄。

“我不想回去,Fed。”她扑了过去,Federico接住了她。“我可以和你们睡一晚上吗?就一晚上也好!”

 

……Errrrr……

 

Fed回头看了眼自己几乎从来没有独享过得小床,又看了看弟弟妹妹恳切的眼神,垮下了肩:“好吧好吧,你们两个从来不懂尊重他人私人空间的小混蛋!上床睡觉吧。”

“谢谢,Fed!你可不是’他人’。”Claudia飞快的在Federico脸颊上亲了一口,欢欣雀跃的钻进被窝。Ezio探出脑袋发出一声长长的叹息。

“往那边一点!”她叫到,挤压着自己的二哥。

“床只有这么大。”Ezio委屈的撅起了嘴,往床边挪了两公分。

Fed咧开嘴吹熄了蜡烛,快步钻进被窝,挤进不安分的弟妹之间,伸手把两人搂在怀里。

“快睡吧,明天父亲也许要带我们去Mario叔叔家里,安分点儿!”他说道,并伸手制止了隔着自己还想拳脚相争的弟弟妹妹。

“晚安,宝贝弟弟,宝贝妹妹。”

“晚安,Fed。”

 

 

 

夜深人静,风起云落。白袍幽灵立于奥迪托雷大宅顶端,沉默着望向莹莹月色。

“……我长得真有那么可怕吗,Malik?”

“难得你有自知之明。”晚风中传来一声冷笑,把几缕漂浮的蓝黄粒子砸在他脸上。

 

 

#今天的Altair面对暴躁的区馆长也是万分憋屈的XX#

#二大爷表示说我句好看会死啊!XX#


评论(3)
热度(50)

© Guard do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