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ll me ‘Avey’,Avey·Gaule.”
文艺青年欢乐多,一只温和的严谨圣殿狗,
瞬间切换属性体质,冷cp爱好者,脑洞大过天。
忠实Fed哥哥厨
[虽然并不是只厨Fed哥哥...]
我需要科普。
我需要科普。

I need feed!!!!

#越南参军时期#

#慎点#


“我们会活着回到学校的,Alex.”Sean苍白着脸说,眼睛紧紧盯着那团篝火,眼圈发青。Alex不再说话,因为Alex知道Sean不需要任何回答——只是看着他。

Sean每次从战场上下来都像是死了一次,神经衰弱、苍白消瘦、常在睡梦中惊醒、满脸泪痕和哆嗦的听不清的祷告词。

事实上在这里的每一个人都和他一样。

“我们会活着回到学校的,Alex。”Sean一字一顿的又说了一遍。“相信我。”

“……首先你要先打倒他们。”Alex说,声音沙哑得刺耳,视线转向不远处那群军姿挺拔收支枪支对准他们的本国士兵。

“我们一定能活着回去。”Sean神经质的又说了一遍,目光无神的看向Alex,温柔的火光映红了他半张脸,乱糟糟的红发一片圣洁,就连他的鬼话都显得可信了很多。

“主会保佑你的,Alex。”

 

 

去他妈的主。

去他妈的Sean·Cassidy。

Alex想着,手指划过海妖冰冷的墓碑,干涸的眼底早已流不出一滴眼泪。

难受的要命。


评论(3)
热度(16)

© Guard dog | Powered by LOFTER